首页都市澳门赌城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第1746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

作者:      字数:4608      更新时间:2019-09-19 01:25

    许美琳小丫头今年编写了汉字传呼机的汉字系统,现在又捅咕出这么个玩意儿。

    今年年会的时候给她八十万的奖金不算多。

    就是要让有能力有技术的人赚到钱,他们才能发挥出自己的部才华。

    当然现在万峰没敢告诉许美琳要奖励她多少钱,他怕她冲动之下咬自己。

    如果光是咬也还承受的了,万一咬变成亲可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九零年秋天,为提高国民经济信息化程度,电脑进口门槛被降低,进口电脑关税从200%减至20%,外资品牌大举进入。

    因为基础有限,发展时间晚,国内电脑企业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脸响、浪潮、长城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只能苦苦支撑。

    随着电脑进入华国市场还有半导体零件,一些在国外换代过时的元器件一股脑涌进华国,让本就没有了国家财政支持的半导体企业更是雪上加霜。

    受冲击最大的就是北晶尚海这些半导体企业,无数企业面临破产倒闭的边缘。

    这些企业的工人茫然痛苦,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又给你开了一扇窗。

    上帝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就特么是喝多了,否则就是闲的欠揍。

    没事儿你关人家门开人家窗口,不欠揍欠啥!

    万峰就是这么解释这句话的,他解释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清楚尚海那些半导体工厂的员工是什么心情。

    他不知道,但是路金水知道。

    这阵子路金水是忙活的够呛,尚海的半导体厂除了元件五厂有来自北方的订单生活还过的去外,其余的企业都在泥潭里挣扎。

    他的串联工作也就繁忙起来,联系工程师、技术员甚至企业员工。

    路金水在忙,在尚海的于家栋也在忙。

    于家栋忙着盖楼。

    他的工期比较紧张,明年夏天不论是科研大楼还是那栋厂房都要竣工。

    到目前为止,科研大楼仅仅盖了两层,厂房还仅仅盖了一层。

    这马上都十月份了,他不能不急。

    既要保证质量又要保证进度,因此于家栋几乎天天都钉在工地上。

    于家栋忙,谭胜更忙。

    这货则忙着陪林来嵘溜达。

    林来嵘给万峰发了一套净水设备后就到尚海看她盖得巨创贸易大楼。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鬼使神差就把谭胜叫来陪她。

    她觉得谭胜是唯一一个能逗她笑的人。

    万峰如果知道谭胜在尚海陪着林来嵘游山玩水,不知道会不会扣他的工资。

    万峰接到那套净水设备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一了,他正在企业的礼堂里看南湾集团和服装厂以及传呼台联合举办的国庆联欢会。

    有人告诉他林来嵘小姐的净水设备到了。

    净水就是到了现在也安装不了。

    小峪那里的水厂还在建设中。

    万峰吩咐先把净水设备放到仓库里,专心地看演出。

    张璇身上还是有浓郁的艺术细胞的,传呼台以她为首跳得一出现代舞虽然没达到惊艳天下的程度,但起码是惊艳了南湾集团礼堂里的几百号人。

    只是这娘们有一样不好,你老用水一样的眼光往老子身上照是啥意思呀?

    你特么是怕别人看不出咱俩有狗撕咬吗?

    栾凤可就在他身边坐着呢,千万别欺负人家马大哈,马大哈也有发烧的时候。

    麻痹的老子不就是没去陪你吗!你至于这么陷害老子吗!

    好利传呼台现在已经有员工五十多人了,张璇的服务客户已经超过了一万六千户,服务范围涵盖了整个红崖县。

    有人蛊惑张璇到邻进的县去开办传呼台,抢外地的市场。

    当时,沟东,秀延和普兰这三个红崖临县,还包括海里的长海县还都没有传呼台。

    这一地区除了渤海红崖东丹三地有传呼台外,其余地方还处于朦胧阶段。

    张璇这时候若是去开传呼台,还真能开发出很大一块市场。

    但是张璇就是不去,打定主意就是守着红崖这一亩三分地了。

    其实在张璇心里,传呼台那点服务费已经不算什么了。

    她在传呼机的批发价上和栾凤赚的钱远比那点服务费多多了。

    她现在有一万六千户的业户,一年不过一千多万。

    而卖传呼机一年的收入有好几个一千万多,她才不在话传呼台呢。

    再说心上有跟线拴在这里,她哪里会走。

    因此有意无意就对某个人露出了媚态。

    栾凤就非常的眼气张璇的能歌善舞。

    “气死我了,我为什么就不会跳舞?”栾凤突然咬牙切齿。

    “别生气,多吃点好的饲料补补身体。”

    栾凤起先没听出来,后来寻思寻思不对劲儿,手就在万峰身上掐:“你说谁吃饲料?你再说一遍。”

    “其实饲料非常有营养的,不信你尝尝,真的!”

    “你还说!”

    张璇在台上生气了,眼神如刀一般飞来,像下雨一样。

    万峰心累。

    好好地跳你的舞不就完了吗,就不怕一心两用闪了腰崴了脚。

    联欢会从下午一点到三点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联合会结束后,万峰骑着摩托回家,在路过湾口的时候到许斌家去送了五百块钱。

    憋了半了年的滕媛媛终于憋不住了,羞羞答答地生出一个儿子。

    孩子是上午生的,和共和国同一天生日,不用问这货不论大名还是小名,保证的有一个叫国庆的。

    既然今天是国庆节,那么夜晚照例是要放烟花的。

    从南湾厂建立那天起,国庆放烟花就成了南湾集团的固定节目。

    起先就他自己家放,后来南大湾里其它的企业也跟着凑热闹。

    现在几年过去了,一到国庆节的晚上,从南大湾到东山,烟火此起彼伏,能持续燃放一个小时。

    燃放地点也从各个企业门前各放各的到统一到弯心花园,绕着花园摆了一圈有专人燃放。

    按照顺序,一个一个烟花被点燃,绚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宛如千树万树梨花开。

    看着满天的烟花,万峰想起一句诗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