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兽世田园:种种田,修修仙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夺舍?

作者:清风小桥      字数:2847      更新时间:2019-07-12 01:15

    这是有多么恐怖的存在?那银城呢?会不会已经...齐清涟深深吸了口气。

    顿时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同那人动起了手。

    ‘银城’在这个过程当中似乎也在逗着齐清涟玩儿一般,根本就不还手。

    只是一味地躲让,而齐清涟则是怕伤了银城的身体,根本不敢用术法。一回合下来之后,竟然没有连那人的衣角都没有占到。

    真是奇耻大辱,齐清涟气狠了,顿时也不打了,索性采用灵魂攻击。

    用自己强大的龙魂力量凝成实质攻击银城体内的灵魂,那人许是见事态有些严重了,顿时也不敢再皮了。

    一双璀璨狭长的狐狸眸当中满是薄怒,真是胡闹!这臭丫头真是没个轻重,本身龙魂就不是很,还敢妄动这股力量!

    顿时,那人再也不留手,一股浑厚的银色力量将那股龙魂力量包裹起来,随后送回齐清涟的体内。

    而齐清涟在这过程当中,竟毫无还手之力,说来也是憋屈极了。

    这该死的混蛋到底是何许人?!竟然这么强悍!该死的!

    “涟涟,别闹了!”‘银城’身都包裹在银光当中,看起来如同沐浴在圣光当中的神只,看起来神秘尊贵极了。

    而齐清涟明显注意到的是,这时候的银城似乎完变了个样子,那双璀璨下场的狐狸眸变成了纯粹圣洁的金色。

    配上额间的神秘纹路,看起来高贵极了,如同远古神话中走出来的真神。

    而齐清涟觉得诡异的是,她这时候十分地困。

    但直觉告诉她,绝对不能睡过去,不然就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

    “你到底是谁?”平日里清冽悦耳的声音此时已然带上些许软糯。

    齐清涟顿时被惊得瞪大了双眸,什么鬼?!她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

    随后她惊恐地发现,不仅仅是声音,她此时浑身都无力了。

    只能眼睁睁地被那该死的登徒子抱起来朝着竹楼走去,真是憋屈极了!

    ‘银城’眼见齐清涟明明都快要昏过去了,却还是强撑着意志力睁着那双潋滟的凤眸瞪着他,顿时颇觉好笑。

    而那笑容简直是温柔地能够溺死人,齐清涟看着这一幕更是觉得很方。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她这时候也不慌了,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人不会伤害她。

    “傻涟涟,快睡吧,我会守着你的。”

    银城温柔地将人放在真丝床上。将齐清涟连话都说不了,还是睁着那双潋滟的凤眸瞪着他,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还是那么固执。”低沉魅惑的话音落下,齐清涟再也支撑不住,意识沉睡下去。

    那人见此,动作十分温柔地将被子给齐清涟盖好,看着她沉睡过去之后纯粹地如同孩童一般的容颜。

    一双璀璨狭长的狐狸眸满是爱怜,梅若修骨的大手轻抚着这个他生生世世刻印在心上的人儿。

    如果不是他,她又怎会…

    不知想到了什么,那人忽然停下了手,不敢去触碰她。

    “再等等…”那人满是不舍地看向齐清涟,随后那双纯粹而又高贵的金色散去,重新恢复成了潋滟的三色。

    不过眨眼间,同一个人的气场像是换了一样。

    如果说之前那个人是神秘尊贵,那么银城更多的是冷傲,只有面对齐清涟的时候才会柔和下来,单纯地像个孩子。

    这时候银城有些茫然地看着乖巧躺在床上的齐清涟,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随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璀璨而狭长的眼眸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对上那一双同样璀璨狭长的狐狸眸。

    神色间无比冷漠,更甚至是凶狠。

    “本殿劝你最好不要再出来捣乱,不然,就算本殿自毁身躯,也不允许你伤害她一根汗毛。”低沉魅惑却又带着无边冷意的话音落下。

    这家伙每次出现,涟涟都会出事,他真害怕某一天他再醒来之时,看见的便是涟涟的尸体,一想到这种画面,银城就感觉一股嗜血的恶念从胸腔中爆发出来。

    顿时那镜子里的眼睛由三色变成了纯粹而又高贵的金色。

    “这话应该本尊对你说,别忘了,我们始终是一体,而你不过就是一具分身而已,最终和她在一起的还是本尊。”

    同样低沉魅惑的声音当中带着威严尊贵的话音落下,那双金色的眼眸又消沉了下去。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银城冷凝道。

    随后便狠狠压下体内那股躁动的力量。

    “你会妥协的。”

    随后画面逐渐趋于平静,银城看向沉睡当中的齐清涟。

    忽然有些感伤,自己真是没用啊,每次都要涟涟为他操心。

    而他却从未真正地为涟涟做过些什么,真是羞愧啊。

    银城如此想着,随后便躺下紧紧抱着齐清涟,不知在想些什么。

    第二日,齐清涟总算是醒了过来,醒来之时,顿觉后劲有些酸痛。

    灵台倒是很清醒,后又觉得鼻尖有些痒。

    眨了眨如同小刷子一般纤长的眼眸,齐清涟侧头看去。

    只见一张放大的俊脸,吓了她一跳。

    不是狐狸那家伙又是谁?

    这千年的梨花酿后劲真的很大,算算时间,她竟然沉睡了二十四年,换作外面的时间也就是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

    看这样子,大概还有半日就能到燕丘部落了。

    安顿好那些个人族之后,剩下的日子……齐清涟看向熟睡中的银城。

    忽然诞生了一个想法,这莽荒界她都还没有走遍,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去走走。

    正好这次只有她和银城二人,也算是补给银城的蜜月吧。

    在那个小世界当中,结了婚之后不都是有这个流程的吗?

    如此想着,齐清涟心下暗暗决定。

    看着银城如同小刷子一般的眼睫毛,齐清涟忽然有些手痒,控制不住地想要摸摸。

    纤长的手指一遍又一遍地逗弄着银城的眼睫毛,一时之间倒是有趣。

    而她没发现的是,银城这会儿早已醒来。

    这时候,那精致的嘴角不断上扬着,一脸纵容,心里不知道多乐意。

    看吧,涟涟就是如此的喜欢他。

    不知过了多久,齐清涟的手指从睫毛到眼睛,鼻子再到那奶茶色的唇。

    将银城的五官小心翼翼地描绘了一遍,越看越是喜欢。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