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快穿:大佬上线中

529 饥荒与灵泉5

作者:楼七阙      字数:2927      更新时间:2019-07-16 07:18

    兰疏影在心里吩咐了一句,奶糖立即从黄老太太身上出来,又跑回黄进宝那里。

    “黄进宝”晃晃悠悠地迈出第一步。

    就像末日电影里的丧尸那样。

    逃杀马上就要开始,主角怎么可以不到位?于是,黄老太太掐着点被唤醒了。

    她本来还有点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可她一看见已经确定死亡的“黄进宝”在动,啥也不说了,跳起来就往外跑——那股灵活,跟她的年龄完不沾边,只能说,危险面前人的潜能是无限的。

    黄家儿媳阿秀还想坑婆婆一把,好让她自己先跑。

    这下被婆婆抢先,她急眼了,抬腿跟上去。

    逃跑过程中,她甚至想拉住老太太的衣裳,好把这个老家伙丢给后面那个鬼东西!

    “你拽我干什么!松手,松手!”老太太立马明白了儿媳的心思,回身狠狠抽了阿秀一巴掌,把她打蒙了。

    反应过来之后,阿秀拽得更加起劲。

    她年轻力大,边跑边搡,还对准老太太的脚使劲踩,疼得老太太惨嚎,再走起来就一瘸一拐了,明显落在儿媳后面。

    “黄进宝”越走越快。

    之前的笨拙就像逗她俩玩一样,现在,“他”要给这场游戏提高难度了!

    阿秀一急,拔腿就溜。

    可是她没注意到自己落了一截衣角在老太太手里,前后一起用力,撕拉!衣裳破了。

    阿秀顺着惯性往前摔了个趔趄,立马被老太太反超过去!

    形势很明显。

    老太太没听见先前公布的游戏规则,可她一想,一贯温顺的儿媳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

    她就晓得了被“黄进宝”追上绝对没好事!

    婆媳俩你争我抢,她们不争谁的腿脚好,谁跑得更快,而是打着同样险恶的主意

    无论我跑得快不快,只要我比你快,那就你死,我活!

    兰疏影在后面看着这一幕,不甚唏嘘。

    如果时间宽裕的话,她其实很想看看这场戏会是个什么结果,可她不能在这里耽误下去了,还有一个秦小小等着她去救呢。

    黄家婆媳,还有奶糖,这三个追追逃逃走远了。

    兰疏影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走到那个小女孩身前。

    小女孩的眼泪本来下去了,一看见她,又开始流眼泪。

    但是这孩子乖巧,可能是感觉到她没恶意,孩子没像之前那样呜呜地叫,只是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满是期冀。

    兰疏影把破布头从她嘴里拿出来。

    “你叫什么,家在哪里?”

    小女孩没回话,因为布一拿掉她就开始剧烈咳嗽。

    兰疏影听着声音不对,给她把了把脉,属于受寒引起的。

    小女孩咳了一会,在她的帮助下止住了,断断续续说起自己的遭遇。

    兰疏影听完,忽然有点为这个孩子感到庆幸。

    孩子还小,说起来不太清楚,兰疏影猜测她是被黄进宝拐回来的。

    而且这女孩皮肤细滑,人长得白净圆润,家里大概挺富裕。

    就是不知道黄进宝是打算坑她家一笔钱还是想把她许配出去。

    谁也没料到来了这场天灾。

    小女孩受不了山里的气候,一进来就开始咳,黄进宝大概怀疑她有病,不敢吃,才堵住她的嘴带过来。

    他欺负黄老太太不知内情,想用这个疑似有痨病的小女孩,把健康干净的秦小乐换回去。

    也幸亏有这次交换,否则这孩子怕是已经在他家下锅了。

    “可怜的小家伙,一走就是这么久,家里恐怕担心坏了……”

    封山是前几个月的事,这孩子在黄进宝家待了那么久,照她这样咳,病根已经落下,就算回到家去,日后还得好好调养,看看能不能补回来。

    “回……家……”

    小女孩的嗓音极度嘶哑,她渴望地盯着兰疏影。

    兰疏影摸摸她的小脑袋,“你在这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千万别出声,不然会被坏人抓走。”

    小女孩认真点头,小手拉着她的衣角,不舍得放开。

    兰疏影把她藏进黄家床底下的一口大木箱里,支开一条缝隙供她呼吸。

    “饿……”

    小女孩在她身后憋出一个字。

    “别出声。”兰疏影再次提醒她,然后飞快地向山神庙跑去。

    树枝擦着她的耳朵过去。

    明明是盛夏季节,树上却没有一片叶子,都被村民捋回去充饥了。

    山神庙立在半山腰,这里的人对山神异常迷信,发生了天灾,人力无法解决问题,他们就打起神的主意。

    不知道是哪个畜生想出的主意,要用童男童女祭山神,秦小小就是那个童女。

    兰疏影赶到的时候,村长老婆,一个身材高大的妇女,正背对着她烧水。

    秦小小和一个男孩被绑得严严实实,打横在墙角躺着。

    村长老婆一边烧,一边还用树枝点着锅里的水,嘴里念念叨叨,活像个做法的神婆。

    秦小小看见了她,眼睛一亮,“唔,唔!”。

    兰疏影对她比了个“嘘”的手势,没想到这个五岁孩子还真懂了,眼睛咕噜噜打转,不再出声。

    庙里只有一个大人和两个孩子。

    庙外的小院子里,村长儿子躺着乘凉。

    兰疏影捡了一块石头对准他的脸扔过去,一点也没留手,一下就把他鼻子砸出血了!

    少年晕晕乎乎坐起来,吐出一颗刚掉的牙!

    他疼得嗷嗷直叫娘。

    村长老婆气哄哄地跑出来,抄起鞋底就揍他屁股,“你吵吵啥!”

    少年一回头,满嘴的血吓了她一跳,这娘俩说话的空,兰疏影已经溜进庙里,从火堆里抽一根木头,烧断两个孩子身上的绳索。

    秦小小的个头像极了她这名字,娇小的一只,跟她姐一样瘦得没几两肉。

    兰疏影索性把她绑在自己背上。

    “乐乐姐,救救我吧,我不要祭山神啊……”那个童男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上来拽她手腕。

    兰疏影估量着银针刺穴的时间快到了,她不想跟村长家人碰面,打算从山神庙后门绕出去。

    她现在背着小小都有点吃力,再加一个可就不好带了。

    然而,她略一停顿,童男竟然目露不满,扬起嗓门对着外面大叫“不好啦!秦小乐把小小放跑啦!”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下一章
  • 上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